外汇牌价
主页 > 外汇新闻 > 8天出手13次买入超510亿 港元触底

8天出手13次买入超510亿 港元触底

2018-04-23 12:56 数据来源:国际金融报

8天出手13次买入超510亿 港元触底

8天,出手13次,买入超510亿港元,香港金融管理局(以下简称“金管局”)最近有点忙,忙着保卫港元交易区间底线。

近期港元兑美元汇率持续走弱,4月12日,港元兑美元汇率跌破7.85触发弱兑换保证,是自2005年香港设立港元交易区间以来,首次触发弱方兑换保证,金管局因此入市承接港元沽盘。

截至4月19日,金管局共计出手13次,入市买入港元总计逾510亿。

干预起色

在香港金管局多番入市买入港元沽盘之下,港元汇率有所反弹,4月19日截至收盘,港元兑美元为7.8481。

据万得数据显示,截至4月20日,港元隔夜Hibor升至0.14786,三个月Hibor为1.36036,创2008年以来新高。

金管局副总裁李达志4月19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过去几天,联系汇率的机制及市场运作依然顺畅和良好,与金管局预期的情况相符,而且资金开始流出后将持续一段时间。”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熊园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毫无疑问,香港政府出手干预有助于港元走稳,但后续逆差能否收窄以及趋势如何,还取决于国际大环境。

熊园认为,由于近期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港元可能变成攻击的对象。

“香港作为中国对外的窗口,容易受到国际资本的青睐,自然也会变成国际资本对中国攻击的潜在对象,所以港元汇率的波动和中国的经济环境也高度相关。随着中美关系正式进入对抗中找平衡的时期,美国很可能在港元上做文章,向中国施压。”熊园进一步分析道。

利差致下跌

分析指出,美国和中国香港之间息差持续扩大,是近期港元贬值的主要原因。随着经济复苏,美国率先回归利率正常化,使得投机者利用利差的扩大来做套息交易。通过沽出低息港元买入高息美元,来赚取利差。

值得注意的是,港府此轮干预让HIBOR有所提升,然而LIBOR也在走高,截至4月20日三个月LIBOR升至2.35866,HIBOR与LIBOR之差仍在1%左右。

熊远也认为港汇变化的关键变量是每美元利率,“以美联储目前的加息节奏来看,不排除五月下旬后释放积极加息的信号。也就是说,美联储今年一共可能加息四次。这必然会导致港元进一步承压。”

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表示,美联储自2015年12月起至今六度加息,港美息差已经明显拉阔,使港元流向美元从而使部分资金流出香港,使得港元汇价走弱。但他强调,特区政府有足够财力应对,外界无需过分忧虑。

嘉盛集团亚洲首席技术策略师Kelvin Wong则有不同的观点。Kelvin Wong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称,造成港元汇率下跌的,更可能是由借道“沪港通”进入香港特区市场的中国内地资金的流动而引起。

Kelvin Wong认为,较长期的(12个月)美国Libor/Hibor之差,已经自2018年3月初的97个基点左右,下降到上周周中的68个基点左右。因此港汇大跌,并非由Libor与Hibor之差扩大所造成。

“中国投资者通过"沪港通"与"深港通"项目资金汇流,从2018年2月初的47亿港元的强劲流入,转投到2018年4月以1亿9千万港元的净卖出。上一次出现净流出仅3亿港元的交易是在2017年8月,当时港元兑美元已接近7.85的上限。”Kelvin Wong说。

Kelvin Wong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市场已完全消化了美联储2018年的三次加息,而今年实现第四次加息的可能性很小。结合美国最近公布的3月非农就业数据,以及低于平均预期的平均时薪率来看,美国的通胀压力不存在加速的风险。因此,如果美联储继续对其加息周期采取“缓慢而稳定”的做法,那么在香港市场的影响可能微乎其微。

难弃联汇制度

虽然此次港元贬值的直接原因是美港利差扩大,但更深层次来看,仍然指向联汇制度的局限性。

香港实行的是联系汇率制度,以美元为锚,确定港元的价格。因此联汇制度下,港元汇率本应随美元汇率联动。

事实上,联汇制度曾多次遭到业内投机者的抨击。持此观点的投机者认为,弱方兑换保证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资本流通,有碍于全球资源配置。

“现在否认联汇制度还为时过早”山东黄金(600547,股吧)首席经济学家蒋舒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市场上第一批套息交易者可能是基于本身的贸易需求,但是第二、第三批则很可能是投机者的"羊群行为",从而导致了对港元的挤兑、踩踏现象发生。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此次发生港币下跌至底线的预警更多是美元因素引起,并非与联系汇率制度本身有关。“尤其考虑到我国目前人民币以及国际主要货币汇率和利率竞争激烈,诸多不确定因素难以预期,联系汇率制度也不宜轻易改革,其稳定意义十分重要。”谭雅玲说。

熊园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不得否认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还是相对薄弱的,但该机制也是香港目前的最优选择。熊园补充,因为香港是资本和贸易高度流通的市场,现阶段,人民币或者一揽子货币没有完全实现高度自由流通,港元盯住以上两者都有弊端,然而盯住市场上流通最强认可度最高的美元是其当下的不二选择。

蒋舒认为:“国际化、在港中资企业占比加大,人民币在香港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因此,若是港元仍然只盯住美元,就很难做到两头兼顾,联汇制度也自然不如以往奏效。”

蒋舒认为,联汇制度至少可以起到冷却市场态势的作用。待到市场对港元沽盘的热度退却,调控的效果自然会可“浮出水面”。

香港从1983年开始实行盯住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期间,交易区间经过了多次调整。自2005年开始,香港金管局将联系汇率的区间确定在7.75——7.85之间。港元盯住美元的规定要求金管局在汇率触及区间下限7.85是,为触发弱方兑换保证,政府将动用其外汇储备购买港元,以维持联系汇率制度。

“利用弱方兑换保证手段干预汇率,能够通过稳定信心实现价格稳定,港元联系汇率制的特性在于与美元挂钩,弱方兑换保证可以使得联系汇率制度继续执行。” 谭雅玲分析说。

野村证券(Nomura)亚洲地区(不含日本)首席经济学家、全球市场研究部主管苏博文(Rob Subbaraman)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港元盯住美元汇率制度,在大部分时间里对香港经济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风险可控

金管局总裁陈德霖曾在港元汇率即将触发弱兑换保证时表示,对于近期港汇持续转弱、资金大举外流的情况不应有任何市场恐惧。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港元兑美元汇率大跌,是自2005年香港设立港元交易区间以来,首次触发弱方兑换保证。因此,有分析人士认为,此次汇率大跌或将引发类似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

对此,山东黄金首席经济学家蒋舒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此次汇率波动不可与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同日而语。“此次香港金管局对汇率的干预,是在全球没有金融危机的情况下进行的。即使受到不利国际环境的波及,以如今中国的经济实力,以及其在港的中资金融机构和企业占比情况,完全可以起到稳定市场的作用。”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二者完全不同。

“首先,香港经济金融与内地深度融合效果显著,尤其是目前内地经济金融处于良性周期,香港经济也很稳,股市上涨个性凸显,这是资本信心的重要体现。其次,外部经济金融环境处于调整向好的趋势中,正常化的货币政策将有助于化解投机性风险,港元投机对冲可控,所处环境与条件都有利。此外,我国人民币机制、市场、信誉以及趋势都对与港元的互动十分有利。”她说。

谭雅玲进一步认为,香港汇率风险在可控之中。“当年1997年10月香港保卫战就是内地与香港联动效应的收获。如今这种关联更加紧密,实际效果更加明显,香港汇率风险不会发生大的问题。香港金融监管具有娴熟性,技术及实力上应对都没有问题,香港金融局信心充足,干预举措有效。我国内地的外汇储备和人民币机制也是港元重要的保障机制。”

陈德霖多次重申,金管局会在7.85水平买港元沽美元,是保证港元不会弱于7.8500,这是联系汇率制度的设计和正常运作。且金管局有足够能力维持港元汇价的稳定和应付资金大规模流动的情况,大家毋须担心。

金管局副总裁李达志也强调,“通过期货市场进行技术上沽空港元,只是正常的市场行为,无需大惊小怪。我们并无看到大规模沽空港元,甚至联系汇率制度崩塌的迹象。”

“一直以来,香港的资金太多,必须经过这个过程。过去一周流出约500亿港元,与过去几年流入的资金超过10000亿港元相比,只占一小部分,利差的套利交易将汇率不断推向弱方保证,这只是资金流出去而调整的正常过程。”李达志说。

“香港的银行和金融体系的防震能力已大大提高,香港外汇基金有超过4万亿港元的资产,其中超过八成为外汇储备,为保障香港金融稳定提供强大的后盾。另外,港元货币基础约1万7千亿港元,为资金流出提供极大的缓冲。”陈德霖公开表示。

根据香港金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香港的货币基础超过1.7万亿港元,截至今年1月底,外汇基金票据及债券达到10487亿港元,外汇储备达到4415亿港元。

记者注意到,香港特区政府此轮干预让Hibor有所提升,然而Libor也在走高,截至4月20日三个月Libor升至2.35866,Hibor与Libor之差仍在1%左右。

熊园也认为港元汇率变化的关键变量是美元利率,“以美联储目前的加息节奏来看,不排除5月下旬后释放积极加息的信号。也就是说,美联储今年一共可能加息4次。这必然会导致港元进一步承压”。

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表示,美联储自2015年12月起至今六度加息,美国和中国香港的息差已经明显拉阔,使港元流向美元从而使部分资金流出香港,使得港元汇价走弱。但他强调,特区政府有足够财力应对,外界无需过分忧虑。

嘉盛集团亚洲首席技术策略师Kelvin Wong则有不同的观点。Kelvin Wong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称,造成港元汇率下跌的,更可能是由借道“沪港通”进出香港市场的内地资金而引起。

Kelvin Wong认为,较长期的(12个月)Libor/Hibor之差,已经自2018年3月初的97个基点左右,下降到4月11日的68个基点左右。因此港元大跌,并非由Libor与Hibor之差扩大所造成。

“投资者通过"沪港通"与"深港通"渠道进出香港市场,从2018年2月初的47亿港元的强劲流入,转为2018年4月以1.9亿港元的净卖出。上一次出现净流出仅3亿港元的交易是在2017年8月,当时港元兑美元已接近7.85底线。”Kelvin Wong说。

Kelvin Wong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市场已完全消化了美联储2018年的三次加息预期,而今年实现第四次加息的可能性很小。结合美国最近公布的3月非农就业数据,以及低于平均预期的平均时薪率来看,美国的通胀压力不存在加速的风险。因此,如果美联储继续对其加息周期采取“缓慢而稳定”的做法,那么对香港市场的影响可能微乎其微。

联汇制度难撼

从更深层次来看,港元贬值的原因仍然指向联汇制度的局限性。

香港实行的联系汇率制度,以美元为锚,确定港元的价格。因此联汇制度下,港元汇率本应随美元汇率联动。

“现在否认联汇制度还为时过早。”山东黄金首席经济学家蒋舒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市场上第一批套息交易者可能是基于本身的贸易需求,但是第二、第三批则很可能是投机者的“羊群行为”,从而导致了对港元的挤兑、踩踏现象发生。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此次发生港元下跌至底线的预警更多是美元因素引起,并非与联系汇率制度本身有关。“尤其考虑到我国目前人民币以及国际主要货币汇率和利率竞争激烈,诸多不确定因素难以预期,联系汇率制度也不宜轻易改革,其稳定意义十分重要。”谭雅玲说。

熊园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不得否认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还是相对薄弱的,但该机制也是香港目前的最优选择。熊园补充,因为香港是资本和贸易高度流通的市场,现阶段,人民币或者一揽子货币没有完全实现高度自由流通,港元盯住以上两者都有弊端,然而盯住市场上流通最强、认可度最高的美元是其当下的不二选择。

蒋舒认为:“国际化、在港中资企业占比加大,人民币在香港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因此,若是港元仍然只盯住美元,就很难做到两头兼顾,联汇制度也自然不如以往奏效。”

蒋舒认为,联汇制度至少可以起到冷却市场态势的作用。待到市场对港元沽盘的热度退却,调控的效果自然会“浮出水面”。

香港从1983年开始实行盯住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其间,交易区间经过了多次调整。自2005年开始,香港金管局将联系汇率的区间确定在7.75-7.85之间。港元盯住美元的规定要求金管局在汇率触及区间下限7.85时,为触发弱方兑换保证,政府将动用其外汇储备购买港元,以维持联系汇率制度。

“利用弱方兑换保证手段干预汇率,能够通过稳定信心实现价格稳定,港元联系汇率制的特性在于与美元挂钩,弱方兑换保证可以使得联系汇率制度继续执行。” 谭雅玲分析说。

野村证券(Nomura)亚洲地区(不含日本)首席经济学家、全球市场研究部主管苏博文(Rob Subbaraman)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港元盯住美元汇率制度,在大部分时间里对香港经济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风险可控

金管局总裁陈德霖曾在港元汇率即将触发弱兑换保证时表示,对于近期港汇持续转弱、资金大举外流的情况不应有任何市场恐惧。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港元兑美元汇率大跌,是自2005年香港设立港元交易区间以来,首次触发弱方兑换保证。因此,有分析人士认为,此次汇率大跌或将引发类似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

对此,蒋舒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此次汇率波动不可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同日而语。“此次香港金管局对汇率的干预,是在全球没有金融危机的情况下进行的。即使受到不利国际环境的波及,以如今中国的经济实力,以及其在香港的中资金融机构和企业占比情况,完全可以起到稳定市场的作用”。

谭雅玲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二者完全不同。

“首先,香港经济金融与内地深度融合效果显著,尤其是目前内地经济金融处于良性周期,香港经济也很稳,股市上涨个性凸显,这是资本信心的重要体现。其次,外部经济金融环境处于调整向好的趋势中,正常化的货币政策将有助于化解投机性风险,港元投机对冲可控,所处环境与条件都有利。此外,我国人民币机制、市场、信誉以及趋势都对与港元的互动十分有利。”她说。

谭雅玲进一步认为,香港汇率风险在可控之中。“当年1997年10月香港保卫战就是内地与香港联动效应的收获。如今这种关联更加紧密,实际效果更加明显,香港汇率风险不会发生大的问题。香港金融监管具有娴熟性,技术及实力上都没有问题,香港金管局信心充足,干预举措有效。我国内地的外汇储备和人民币机制也是港元重要的保障机制”。

陈德霖多次重申,金管局会在7.85水平买港元沽美元,是保证港元不会弱于7.85,这是联系汇率制度的设计和正常运作。且金管局有足够能力维持港元汇价的稳定和应付资金大规模流动的情况,大家毋须担心。

李达志也强调,“通过期货市场进行技术上沽空港元,只是正常的市场行为,无需大惊小怪。我们并没有看到大规模沽空港元,甚至联系汇率制度崩塌的迹象。”

“一直以来,香港的资金太多,必须经过这个过程。过去一周流出约500亿港元,与过去几年流入的资金超过1万亿港元相比,只占一小部分,利差的套利交易将汇率不断推向弱方保证,这只是资金流出去而调整的正常过程。”李达志说。

“香港的银行和金融体系的防震能力已大大提高,香港外汇基金有超过4万亿港元的资产,其中超过八成为外汇储备,为保障香港金融稳定提供了强大的后盾。另外,香港的货币基础约为1.7万亿港元,为资金流出提供了极大的缓冲。”陈德霖公开表示。

香港金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香港的货币基础超过1.7万亿港元,截至今年1月底,外汇基金票据及债券达到10487亿港元,外汇储备达到4415亿港元。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于网络,本站对文中数据与刊文内容保持中立.所载信息仅供阅读参考,不构成得买卖依据,切勿盲目跟风,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外汇牌价
底一jpg